新闻搜索
 
专访第四届金光印艺大奖评审专家蒲嘉陵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谢锋 发布时间:2011-5-10 阅读:1780

  蒲嘉陵:工学博士,教授,现任北京印刷学院副院长,并任中国感光学会理事长、教育部印刷包装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印刷标准化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印刷技术协会理事兼学术委员会主任会员,中国仪器仪表学会复印科学与科学委员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印刷媒体专业人员协会(IPP)会士、国际影像科学委员会(ICIS)秘书长。1993年获 “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5年获“森泽信夫印刷奖”(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一等奖, 2007年荣获中国印刷界最高奖“毕昇印刷杰出成就奖”, 2009年获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百名有突出贡献的新闻出版专业技术人员”称号。
  
   企业组织的赛事
   蒲嘉陵:第一次参加你们的活动,来之前,我完全是抱着来看一看的心态。说实话,各类型大赛有很多,协会的、国内的、国外的,我想看一看,由企业组织的大赛是什么情况,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次经历。来之后我发现,第一,从作品的广泛性来讲,不仅有本土的,还有海外的作品,涵盖的范围比较广。第二,从作品的质量来讲,我认为中外作品所反映出的印刷水平,没有本质差别。我想这也是得益于近几年来印刷技术的发展,当然其中也包含了纸张的因素、社会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印刷技术综合发展的一种体现。第三,从赛事本身来讲,由一个企业组织的赛事,能够在评审的运行和组织上相对独立于企业的这种做法,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一般人们都认为企业的赛事往往会由企业来主导,甚至可能会对评审干预或是影响多一些,但这个赛事给我的感觉是没有这个问题,都是由专家组独立来做的。专家们来自不同的领域,比如有艺术设计的、印刷的、印后的,还有学术界的、行业界的,因此,我认为专家的构成覆盖范围比较广,但是又都和这个大赛主题是一致的。
  
   英雄所见不同
   蒲嘉陵:评审专家都是相关领域中非常知名的,他们很有经验和水平。因为是专家,所以对于自己专业领域都非常的忠诚和自信,往往就会显得很固执。其实专家的固执,是专业水平的一种体现,是对自己专业的自信、喜爱和忠诚,如果没有这些,他还固执不了,这也对评审起了很大的作用。固执实际上就必须要讨论,讨论到不行的时候就要用到民主手段,这给我的感觉就是体现了专业水准,而且体现了对印刷和艺术的集中交流,大家在讨论和交流中都能够很好的集中起来,在民主的机制之下把任务完成,我觉得这对行业,对国内、亚太地区和国际范围,都会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实际上专家的评审工作很繁重,大家也很辛苦,但是充满专业之间的分享,彼此相互之间的讨论,甚至是争论,最后都用民主的方法来处理。别人都说“英雄所见略同”,实际上往往是“英雄所见不同”,这种不同要达成一致,是很不容易的,所以说这次大赛给我的感觉非常的好,独立、公正、专业和民主,这是我最直观的感受。
  
   独立、公正、专业和民主
   蒲嘉陵:按组委会的要求,要对淘汰的作品也要进行点评,这无形之间让评审的工作量增加很多,讲到给淘汰的作品也要告诉参赛企业为什么会淘汰,这要从两个角度来看。从促进行业的技术进步和发展来讲,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但是从大赛评审专家来说,就是一件很繁重的任务。工作量一下子大了很多,但是我们很乐意做这件事,参赛作品虽然不少,但完成日期却比预期提前了,这就是我提到的“八个字”——独立、公正、专业和民主。在这样一个保证下,工作就不会“炒回锅菜”,做的非常顺利。另外,这也和专家的精心投入是有很大关系的。
  
  关联
  蒲嘉陵: 印刷作品和艺术设计往往同原始图片有很强的关联,这在我们的大赛上就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一些作品,如果要追溯起来,很可能是原稿质量偏差,或者设计有欠缺,以至于即使印刷质量再高,但由于前面的原因,那给你的视觉感觉还是不好。实际上在我们评审来看,最后的印刷品、出版物,或者创意设计,它就是最终的产品。我们无从知晓作品的原稿是什么样,只能通过印刷品来评审。印刷水平已经不单纯是一种技术水平,它的背后是文化,上下游产业链的综合体现。
  
  酒想也怕巷子深
  蒲嘉陵:这种大赛,第一要树立它的品牌形象,通过严密的组织,保证其独立、专业、公正和民主,这很重要。第二,适度的宣传,这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有的时候酒香也怕巷子深,适度的宣传,也是提升奖项知名度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我希望金光印艺大奖能够健康发展,被大家认同,最后成为一个品牌,吸引更多的国外作品来参赛。
  
  并存互补
  蒲嘉陵:我们都在讨论电子媒体,其实大家对这种载体的认识不全面,往往是一知半解,因此,会引起恐慌,其实恐慌完全没有必要。反过来讲,假如先有电子媒体,现在出现纸的话,一样会产生恐慌,有很多适合使用纸的东西肯定会被纸取代,那时,是不是大家又要恐慌电子媒体是不是没有明天了?哪个先出来或后出来,这是时代的发展,这种东西本身蕴藏的只是一种纸文化,我们生活很多方面已经离不开它了。
  举个例子,在任何电子产品发展的情况下,纸是一种很重要的包装载体,人们对包装的消费不是用一张白纸一包了事,包装一定要印上东西,那就是一件印刷品,这是不受任何电子产品影响的。像工具书、字典、新闻报纸等,这是最适合使用电子产品的,它不具有艺术性、保藏性,而是需要更方便、更快捷,也更环保的。现在谁还会查纸质字典,基本上都在使用计算机,在网络上用,这样很方便。因此,适合电子媒体的必然要回归到电子媒体,该纸媒体领域的就是纸媒体领域,这是协调并存的结果。
  金东作为世界上有名的纸企,一定要把产品做到极致,这个极致不是单指最好,杀鸡没必要用牛刀,而是任何产品与它的定位一致的极致,同时要跟踪世界的发展。实际上,这个世界就是并存互补的态势,今后的世界应该是更加丰富多彩的,纸文化能够存在至今,有它的道理,虽然历史上有很多次提出纸要灭亡的时期,但最终都没有灭亡,其本质是纸已经作为一种文化形态深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会断层吗?
  记者:现在的印刷企业都会不约而同的谈到大学生们怕脏怕累,不太愿意上机台,而是更倾向于选择管理岗位。他们对此有一种担忧,会不会出现人才断层。您作为印刷学院的副院长,对此有何看法?
  蒲嘉陵:从教育角度来讲,我们的教育存在一定的问题,有些是客观条件的限制让我们在动手方面不太去注重,但这不是大学才出现的情况,从整个中国的教育体系,从幼儿教育开始,我们关注的就是智力的学习,像小孩的动手能力,对大自然的好奇探索能力等等,往往认为是书本以外的,不能上升为“人上人”的东西,这和整个中国的教育理念和体系是有关系的,你说让学校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家长也会反对,怕这样考不上大学。而大学阶段因为条件的限制,以前一万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上大学,现在是一万个人当中有五十个,甚至更多的人可以上大学,在这种情况下你要提供实验的环境和条件,单靠学校内部解决,它只能是解决实验层面的东西,而实验的东西在锻炼人的动手能力方面是很有局限性的,我们希望提供给学生真正的实习机会,但这种机会单靠学校是不能提供的,比如说印刷机或其它的,这些设备本身就很贵,你不可能用它来做实验,这就需要与企业共同合作来做,但目前企业提供实际操作的条件和环境基本上是没有的,很多企业第一不愿意接受,第二就是看看可以,但不会让你动手。这是我们在培养的客观和主观上都出现了问题。
  另一个是社会问题,自从有独生子女以后,家里让他吃苦受难的想法就没有了,大部分孩子都以为这些是他应该得到的,而不是应该通过劳动或吃苦来得到的,这是有了独生子女家庭后造成的社会现象,这种社会现象,我想现在还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我经常跟学生这样讲,你要从刷厕所开始,哪怕是刷厕所也要有刷厕所的自信,你肯定要比一般刷厕所的人刷得出风采,刷出印刷学院的风采,你一定要从底层往上赶。但现在的人没这种想法,这不是简单教育和人才培养的问题,而是一种社会问题。
  如果具体到哪些公司或工厂对人才断层的担忧,那大可不必,为何呢?这些年轻人毕竟将来是需要谋生的,寻求生路的,你要给他很好的发展机会,我想他一定会去,这是双重的。凡是跳槽的人一种是多少还有点能力,第二种就是原先的企业多半限制太多,这两种情况一旦具备,那他就会跳槽。从企业来讲,应该从企业的内部去探索,怎么去注重人才,怎么让人才有发展的空间,这是很重要的。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