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认真的做南京地产品牌——对话南京精艺印刷有限公司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谢锋 发布时间:2011-3-14 阅读:1647

对话:南京精艺印刷有限公司董事长  苏兆春
金东纸业(江苏)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黄良典
 
  第四届金光印艺大奖上,南京精艺印刷有限公司送选的作品《SAM WANG》、《我见青山多妩媚》分获书籍装帧加工银奖和书籍画册(双胶)优胜奖。颁奖典礼结束不久,我们有幸来到南京精艺,与苏兆春董事长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以“老苏”自称的苏兆春董事长以不乏睿智与幽默的言语谈到了自己创业的艰辛,以及未来的发展。
 
  老苏其人
  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即在政府部门工作,1989年受单位派遣去深圳筹建合资印刷企业。1993年,开始自行创业,成立南京精艺印刷有限公司。
 
  老苏创业
  黄良典:
贵公司是1993年创立的吗?
  苏兆春:准确的说,1994年注册了自己的公司,1995年才有了自己的第一台机器(1993年我们是租了一台机器)。我们从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到8年前拥有了自己的不动产。原来在这里的企业经营了十年破产了,那我们就接手了这块地方将精艺发展起来。
  老苏观点
  观点之一:
如果脱离了这个时代、这个环境,就比较难了。
  我们也好,你们也好,包括APP在中国的事业能发展这么快、这么好,和这个时代是分不开的。如果没有这个大的环境,个人再怎么有本事,也很难成长。在过去的十五六年当中,中国内地的印刷企业与香港、台湾相比,无论从发展的速度,还是发展的规模来讲,只会比他们强,不会比他们弱,这正是缘于我们的时代大背景。
  观点之二:印刷人人会做,就像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千秋。
  老苏我呢,正好是一个喜欢好东西的人。所谓喜欢好东西,我有两个例子做证明,一个例子就是在我起家的时候,也就是94、95年,我手上有60万元,当时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买一台全新的德国海德堡机器;第二是买两台国产的机器。当时,很多业内的前辈都说你该去买两台对开的国产机器,而最终我选择的第一台机器是全新的海德堡设备。第二个例子就是跟其他印刷企业相比,我只能算中等偏下的机器规模,从印刷机的力量上来说,不如很多人,但是从印前到印后的配备上来说,我好像要比他们强一些,譬如说我有8个波拉刀、8个折页机,其中还有2个波拉裁切系统,有4台柯达的CTP、马天尼的两条胶订线、两条骑订线、两台全自动的索线机等等,总的从观感上来看,符合我们公司起的名称“精艺”,精于本业。在我看,我们的产品能够获奖,重要的一个原因也是 “我喜欢好东西”,包括我们选用了金东的纸张,为什么我们对金东的纸张有一种偏好?也是由我喜欢好东西的原则而来。我们觉得和金东的合作,有点像战略合作伙伴的关系,而不是一种纯粹的、买卖的关系。
在印刷当中,我们是在做商务印刷,所谓商务印刷就是由众多的、频繁的商务活动带来的快速印刷,这些年这部分增长还是比较快的。我们去年在预计今年的时候,觉得是不是进入到高级的竞争阶段了,而从今年一年走下来的形势来看,好像还没有,还是处于比较低级阶段的竞争。盖茨在2000年就说过:印刷十年就消亡了!现在看来我们还是比较热火的。在此过程中,不管是APP、海德堡,还是柯达等都对这个行业往前的快速发展,起到一个推动作用。假如没有这些供应商的贡献,应该说印刷行业还不会发达到如此地步!
  观点之三:我们很认真的在做南京地产品牌
  这两年我不停的在国外跑,去年去了趟美国,今年柯达又请我们去了趟美国,包括去年海德堡组织我们去台湾,今年又组织我们去德国看网络印刷。还记得2005年去台湾的时候,首次看到合版,这个东西真是很可怕,那时候还看不出发展趋势,到去年基本见分晓了。应该说印刷如果按照这种做法的话,生存环境是非常恶劣的。我觉得它是试图把印刷做标准化,而印刷的多元化需求,不是太容易标准化的,比如人的问题,包括我们自己分析获奖的原因,也有这方面的因素。我们的机长身经百战,都有5年以上的工作以验,很多有名的大印厂都很难做到这一点。再次,我们很认真的在做南京地产品牌,从印刷总监到大班长都在抓品质,从而树立好精艺的品牌。
  下面讲点丧气的话,这个行业走向,我们不太看好,从我家族本身来说,我有一儿一女,他们都不屑做这行,不肯接班;其二,南京有一个印刷器材供应商的女儿,是从北京印刷学院毕业的,我曾问过她:“你毕业后,已经3年过去了,现在你们班上的同学还有多少人在做印刷啊?”她说:“没有了,就我一个了。”而且她还不是做印刷,只是作为印刷耗材老板的接班人。其三,我还听到从武大开始,到北京印刷学院,到上海版专,这些一线的学校,已经没有人才的余地往这里流了,而且包括我们一起到欧洲、香港、台湾、日本去看接班的情况,这个行业不是太受欢迎,我觉得如果照此下去,前景不太妙。
  老苏看奖
  苏兆春:这次我们正好在澳门与王淮珠老师碰到面,王老师介绍了一下评奖的过程。王老师说:国内的评奖是先看这个东西好不好,好了,然后就1234567列举优点,她说在你们的评审当中,他们的声音是占弱小的,老外占优势。老外拿到东西是专挑缺点,然后数缺点少的就是好的。国外人和我们的思维是逆向的。以前我只知道你们评奖,不知道你们怎么评奖,我听了王老师这样介绍之后,我认为,你们这个奖中人际关系是最少的。
  黄良典:不是少,是完全没有!
  苏兆春:对。因此我觉得拿到这个奖,感到很自豪,没有说是我们去到金东做工作而得到的。
  黄良典:做不了工作。
  苏兆春:我们也没有想过,因为我们公司是比较“无为而治”的,之所以参加金光印艺大奖,纯属是对金东的一种尊重。我们没有参加过其他任何的评奖活动,只参加了这个大奖赛。另外,我太太在作品挑选方面是做了工作的,应该说这么多次,她出手的东西还没有落选过,最起码弄个入围奖,她本人很重视。我太太原来在五星级酒店工作过,相对她的管理上和我是反向的,我是“无为而治”,她是唯恐管得不细。
  黄良典:那你们俩搭配很好。
  苏兆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好多业内人士说我们是绝配。一个人管宏观的,一个人管精细化的。就我个人参加过两次金光印艺大奖的颁奖典礼来看,应该说每一次参加,都有新的感动和新的感受,我能感觉到,也始终在与海德堡、柯达沟通中说你们的做法比他们做的要好,而且我觉得还不光是钱的事情,我觉得你们是用心在做这件事。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